法甲

史上最强圣子 第二百六十五章 求求你,吃了我

2019-10-19 01:08: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史上最强圣子 第二百六十五章 求求你,吃了我

又是一个月过去,他们东躲西藏,在人迹罕至的地方休憩,精神疲敝。

无休止的追杀,让人备受折磨。

在这里,各族生灵都有,它们十分执着,一听到真龙传承的消息就赶来,迅疾无比。

莫忘与斤斤真的累了,十分倦乏,身与心都疲劳,难以为继。

他们试图藏入人族生灵部落,也尝试着逃入荒无人烟的凶兽森林,但无一例外都被发现了,被追的狼奔豕突,极其凄惶。

宝物动人心,就算部落人族也对他们心生杀意,欲强夺传承,炼化真龙宝血,成就先天道体。

其中,有一个黑淼部落,那里的人更加暴戾,残暴程度让人胆寒。

发现斤斤身份的时候,黑淼部落的大长老出面

,冷着一张脸喝令部落族人捉人,并让妇孺架起大锅,竟是打算直接蒸人。

“这是宝药,分而食之,可延年益寿。”大长老冷语,宛如从地狱走出夜叉,声音栗然。

一众部落人动手,目光炽热,像是看到了希世珍宝,十分疯狂。

“杀了她,让族中娃子饮血,洗精伐髓,增强修行资质。”有人大吼,表情狰狞。

“这是我族崛起的‘道缘’,不可错过。”一个老者说道,表情森冷。

他们很冷酷,有一种发自骨子中的冷漠,冰冷无比,对所谓的人性嗤之以鼻。只要强大,一切都能忽视。

最后,莫忘爆发了,杀出一条血路,带着斤斤出逃,流浪莽荒。

至此,他心完全冰寒了,不再相信任何外人,决心靠自己修行,变得足够强大,再以强势姿态回归。

届时,谁敢再来袭扰,那就一戟斩之,无论谁来都不予留情,统统灭杀,一个不留。

杀一个人也许不能让他们畏惧,那杀上成千上万呢,总会杀得他们胆寒,不敢觊觎真龙传承。

尤其是那些强大的修行者,没有实力,只能任他们揉捏,宛如案板上的鱼肉,毫无反抗之力。

这些日子,他们过得艰难,很不如意,接连产生大战,不曾有时间休息,莫忘身上的伤势到现在都没有康复。

此外,更雪上加霜的是斤斤也出了问题。

她自身气血在减弱,似是在滋养身体中的神血,向着真龙转变。

放在一般生灵身上,这是好事。但斤斤不同,她本身经脉阻塞,无法动用灵力,想要滋养神血,只能消耗本体气血。而这,只会让她衰弱,生命力都因此消逝。

“什么时候才是尽头?”斤斤仰望星空,轻轻叹息。

莫忘不语,他们是大荒中所有生灵袭杀的对象,逃到哪里都无用,只是拖延时间而已。

若是他的修为境地提不上去,永远都会被惦记。真龙传承太诱人了,既然得到,就要付出相应代价。

他们四周躲藏,犹如天下缉捕的盗贼,没有容身之处,只能生存于无人区。

这也并非绝对安全,还是要时刻准备逃走,由于,有很多异族人在寻找他们踪迹,一直追的很紧,发现蛛丝马迹,就能推测出他们所在的大概地点。

时光流逝,又是一个月过去。

斤斤愈发虚弱了,他们携带的灵株都已用尽,没有珍药,转化真血的神能就无处获得,只能消耗本命精血滋养新生的龙血,一日又一日的蕉萃。

莫忘焦急,但却没有办法,身在困境,本身的伤势都没养好,更不要说给斤斤去找灵药。

太难了!

若是按照平常的修行,他在一个月前就该突破通玄境了,但却由于伤势耽搁了。精气不足,无以为继,就算道行精深,也会被卡住,没法突破。

“我可能活不久了。”斤斤有点伤感,小脸苍白。

她没有怨天尤人,十分平静,在死亡眼前镇定非常,不像一个普通的少女。

她经历的苦难太多了,很多难以想象的折磨都受过,在大荒禁区生活了很多年,所以练就了一副淡然心态,分外冷静。

“不要乱说。”莫忘低声说道,嗓音嘶哑。

他好恨,恨自己实力不济,没法与至强者交手,无法战而胜之,连身边人都不能保护。

“再过些时日,时机一定会转变。”莫忘安慰道:“时间1久,寻找真龙传承的人就会减少,然后,我修为突破,就能平安无事了。”

斤斤凝视莫忘,使劲的盯着他看,似乎想把他的一切都刻入脑海。

她清楚,莫忘说的不会发生。现实没有那末美好,追杀他们的人不会减少,只会越来越多。等她要转化为真龙的消息传出去,就算那些大势力的道主也坐不住,必然会出手抓人。

那些人想吃了她,饮她的血,凝聚无瑕道躯,借此机会问鼎更高境地。

这在之前就产生过了,这些天里,他们遇到了各族强者,其中有不少都叫喧着要吃掉她,痛饮鲜血,十分凶狂,毫不掩饰。

人族强者也不例外,他们也是这类想法,虽然没有喊出来,但斤斤看的出,那些人也想吃了她。

“要不,你吃了我吧。”斤斤突然说道,一双杏眼明亮,盯着莫忘,十分认真。

莫忘愣了。

“那些人都想吃掉我,凝炼道躯。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被你吃掉。”

不等莫忘说话,斤斤再次开口了,小脸凝肃,道:“反正我活不久了,经脉阻塞,身体很快就垮掉,早死一点与晚死一点也没有区分。”

“你胡说甚么。”莫忘道。

“你再考虑一下。”斤斤一本正经,没有伤心,道:“吃了我吧。”

莫忘默然,真的到了这种地步了吗,九死无生,没有任何希望。

他钢牙紧咬,心中涌起一股悲,举目四顾,十分茫然,不知前路在何处。

“吃了我吧!”斤斤抓着莫忘手臂,小脸上挂满了恳求。

看着小少女认真的表情,莫忘悲伤到了极点,更加恨自己无能,无法庇佑她。

“求求你,吃了我,满足我这个欲望。”斤斤撒泼,钻进莫忘怀抱,使劲的用小脑袋拱他。

“别说了。”莫忘更加难受。

“吃了我吧。”斤斤不依不挠,像是在撒娇,小声呢喃,道:“我以前都没求过你,我唯一的恳求你怎么能不答应。”

“我……”

莫忘无可反驳,之前的小侍女确实不求不取,没有任何逾越之处。

难道她唯一的一次请求,他都不能答应?

这一刻,莫忘想起了过往种种,一幕幕从眼前划过,恍如昨日。

他发现斤斤对他真的很重要,无可忽视。他没法拒绝她的请求,哪怕这个要求无理到了极点。

“我答应你。”

濮阳治疗阴道炎方法
榆林-榆林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河池治疗阳痿医院
濮阳治疗阴道炎费用
榆林-榆林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