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中国南极旅游产业缓慢前行的破冰之旅e营销

2019-10-08 20:21: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国南极旅游产业:缓慢前行的“破冰之旅” - e营销

  【迈点】 在南极行走,感觉非常特别。天晴的时候,天际线是一个圆弧形的圈。深圳万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石站在南极苍茫的冰天...

  【迈点】 “在南极行走,感觉非常特别。天晴的时候,天际线是一个圆弧形的圈。”深圳万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石站在南极苍茫的冰天雪地中,空气中只有风声。企鹅、海豹也都被挡在南纬60多度的圈外,他的视线中,一片纯白的天穹。3年多前,当他第二次从南极归来时,曾经这么说:“相比北极,南极少了冰堆和冰缝,因而显得更加纯粹、干净,更让人觉得孤独。”

  和王石一样,曾经踏上这片南方极地的,还有“好利来”的创始人罗红、今典集团联席总裁王秋杨和新浪副总裁王滨等企业家。

  11月27日,继今年年初挪威海达路德游轮公司旗下最先进的破冰型邮轮“前进号(MS FRAM)”搭载着中国企业家王滨、刘江等人成功实现了“冰之修行”之后,海达路德游轮公司旗下的另一艘破冰船将又一次起航。为了吸引更多的中国乘客,公司将这个航次命名为“南极中文航次”。3个星期后,这艘破冰邮轮上将载上更多的中国乘客,穿越德雷克海峡,遍览南极半岛。

  专业纬度外的南极履迹

  作为一种探险的生活方式,去南极总是和举要冒险精神的企业家结缘。纵观那些在过去十年中踏上南极的中国名字,除了科研考察人员,其他的名字后面总是少不了董事长或总裁等字眼。王秋杨便是第一个踏上南极的中国女企业家。

  “1998年,我跟随一艘1800吨的俄罗斯船前往南极时,遭遇到危险的西风带。每一次巨浪的袭击,都让船体向一侧猛烈倾斜。在这让人惴惴不安的两天三夜里,危险的西北强风让我食不下咽。那时候,我以为自己回不去了。”王秋杨说,“但是当狂风过后,我的眼前出现企鹅和冰山时,我又暗下决心,还要再来南极。”

  罗红则是另一个南极“发烧友”。2年前,喜欢摄影的他为了拍摄帝企鹅,他登上了飞往南极的直升机。“当我准备在南极着陆时,遇上了时速上百公里的大风。虽然我们的飞机已经到了目的地上方,但飞行员一连三次都无法成功在冰面上着陆。第四次,我们迫降成功,但那一刻,我的心事紧揪着的。”他对说,“在南极,最大的天敌是坏天气,尤其是强风。晚上睡在帐篷里,耳边被呼呼的寒风声笼罩,很难睡着。”尽管这次探险,让罗红的植物神经紊乱了几个月,他仍然认为这是他人生中最值得尝试的行程之一。

  “在原净的冰点领悟,在生活的远方沉淀”——这样的歌词来自新浪副总裁王滨从南极归来后创作的《南极之南》。上一次的南极之旅中,除了写下了这首歌谣,王滨的另一个收获,则是下定决心“自驾帆船前往北极”。这位副总裁早已是国内帆船爱好者熟知的“专业级水手”,他说:“我曾经有过驾驶帆船探险南极冰原的梦想,但由于现实中的种种限制,我在前往南极之前放弃了这个想法。可是当我在开往南极的破冰船上看到冰水中正在行驶的帆船和水手时,我被震撼了,立刻下了一定要自驾帆船去北极探险的决定。”

  南极成了开启王滨另一次探险之旅的转折点。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南极是人生的终极梦想。而对于那些具有冒险精神的企业家而言,南极只是他们寻找下一个目的地的起始点。“南极不是终点。2005年,我到达南极点后的感觉,与2004年时完成七大洲的攀登后的心情不太一样。完成攀登时我感觉很失落,觉得自己没有了下一步的目标。而在南极,我感受到环保的迫切性,这些公益工作将成为我人生阶段中的另一个起点。”

  缓慢前行的“破冰之旅”

  据国际南极旅游业者协会统计,2007年至2008年中,从全世界到达南极的游客为4600多人,是十年前的10倍。早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国外就开展了南极旅游。

  对照来自欧美旅游市场的庞大数据,目前每年以非考察目的赴往南极的300多中国人,只是一个微小的团体。相比欧美市场每年以数倍递增的南极游客数量,中国人的“破冰之旅”显得十分缓慢。

  “作为一个中国人,去南极要面临许多手续上的麻烦,例如中转和签证。”在前往南极之前,罗红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准备阶段,他说:“虽然南极没有国界,进去不需要签证,但我不仅与探险公司两次签下“生死状”,还花去数月时间准备各种通关材料。”据了解,中国游客去南极,首先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中转站,大部分旅游公司提供的南极旅游线路,都是从阿根廷火地岛的首府乌斯怀亚、智利的蓬塔阿雷纳斯,或从新西兰的港口上船。无论从何处前往南极,中国乘客前往南极都必须往返飞行逾60个小时。在此之前,中国游客还必须办理好前往中转地的签证和登上南极所需的各种资料,这些手续比欧美游客前往南极所需的资料更为繁琐。

看房选房
双鱼座
国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