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山水】“简单的”案件(小说)

2019-09-13 02:23: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葛,跟着出现场!”
听到赵队长的这声命令,小葛愣了一下,大傅拍了一下他的脑勺,他这才恍然是真的让他去案发现场了,急忙说:“是,队长!”
小葛警校毕业后,自从到了刑警队,就盼着有一天能亲自参与破案,这也是只要做警察都想往的事情。以前的几个月他只是在家看电话或翻阅已经破案的卷宗,经常在办公室的除了他这个新手,就是一个只懂研究集邮,而从来不过问案件侦破的老虞。老虞据说不但是刑警队的元老,而且也是公安局的元老,但参加工作到现在一次功都没有立过,虽然侦破过十来个案子,却都是非常简单的案件,属于二十四小时内就锁定嫌疑人,逮捕归案的平淡无奇那类。哪象赵队长、大傅他们,每一桩案件都象电影里演的一样,过程复杂、经历刺激,最终拨开迷雾见青天,把潜藏很深的犯罪嫌疑人给挖出来,所以他们年年都立功获奖。这几天有城郊的村民在市政府门前就几年前征用耕地的事进行集体上访,小葛被调去维持秩序,整天说很没劲,想来个案子,队长答应这次再有案子让他参加侦破的,果然来了大案,队长也履行承诺带上他。
今天跟着他们去杀人现场,小葛是即紧张,又兴奋,他们一路警笛,到了本市一个美丽宜人的居民小区,被杀的是市长助理兼市政工程局局长纪大庆,案发现场就在他自己的家中。
他的女儿考了外地的大学,妻子提前退休去陪读了,纪大庆是自己一个人住,所以没有人目击行凶。他胸部被刺,一刀毙命,血液已经开始凝固,应该是昨晚死亡,行刺的弹簧刀在卫生间的浴盆中发现。现场没有发现其他有价值线索,没有被盗迹象,这个居民小区刚落成,搬入的居民不多,保安还没有到位,有限的几户邻居也没有见到有人出入大楼。大楼和房门都没有被撬的痕迹,如果不是纪大庆开的门,就是事先凶手配了钥匙。
忙乎了一天,一条有用的线索都没有发现,但赵队长却信心十足鼓励大家认真、再认真,当大家回到刑警队分析案情时,老虞早已下班回家了,小葛刚工作,却也有些看不惯,同在刑警队,有人四处奔波,有人天天偷懒,他就住在单位宿舍,经常见战友们熬夜分析案情,但从来没见过老虞一次。
赵队长不愧经验丰富,开会时讲,纪大庆被杀,从现场可以明显得出是谋杀,虽然目前没有凶手线索,但可以从行凶动机上分析,仇杀、情杀或谋财害命、杀人灭口,必居其一。明天开始,从几个方面分头调查,不放过任何一条可疑的线索,纪大庆已经考核通过,准备提拔为副市长,现在突然被杀,市委市政府指示必须尽快破案,不能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
小葛终于参与了破案,但没有想象中的风光,看不到明显线索,只能一个个人去排查,杀人,杀的还是还是拟提拔的领导,属于恶性案件,铁路、公路、水运、机场出口都有武警协助检查,并且户籍警也配合检查外地人口。
纪大庆在外地的妻子、女儿回来,痛哭不止,却也没有讲出什么,家人说他既没有仇人,也没有情人,家里更没丢失贵重物品,他一直电话与家人联系,近期没有过反常的行为。
他的同事,临时主持工作的专职书记,对警察说他死去的局长,就象致悼词,说纪局长工作有魄力,抓大放小,他做为副手默默支持,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使城市的路更宽了,道更平了,灯更亮了,居住环境更舒适了,近年一共拓宽了多少平方米的道路,铺设了多少平方米的彩砖,修建了多少平方米的停车位,修复了多少平方米沉陷破损的路面,维修了多少座渗水井,新建了多少个自行车棚,安装了多少杆路灯,得到了上级的如何夸奖,得到了全市人民的如何好评,小葛听得特别不自在,赵队似乎津津有味,在书记停下来时,才能问纪大庆最近忙什么工作,经常接触什么人,以前有没有因工作与人结过仇,干部职工对他反映如何?书记的回答几乎就是好好好,说在市政工程局,纪局长就是局党委的核心,没有任何可以怀疑的对象,他们又走访了干部职工,也异口同声是歌功颂德之语,大家都恨不得替局长去死,不可能有人动害亲爱的局长之念头。
凶手的线索太难找了,不过既然是谋杀,那就从被害人入手。从亲人、同事、朋友和邻居口中找不到线索,就从通话记录入手,小葛被赵队长委以核实电话通信记录的重任。他到电信部门调出了纪大庆近一个月的手机、住宅、办公室电话,并一一核实机主姓名以及与纪大庆的关系。
最后几天与他通话的有市长,询问市政工作开展情况;有单位同事,请示工作;有他的同学,约聚会喝酒的;有上访的村民代表,约他交涉赔偿问题;有家人,每天报一声平安。可以说没有任何异常情况。但赵队长断定如果是谋杀,电话记录就可能发现线索。
小葛从起床后到睡觉前,满脑子都是电话号码。其他战友也在忙着,只有老虞除外。别人下班后,都穿便服,惟独老虞,别看在公安局内不接触案件,下了班却不舍得穿警装,总是步行回家,看到别的警察不愿管的口角打斗或小偷小摸,他高声喊两嗓子,还真能吓跑这些小角色。便服的小葛看着前面老虞的身影感到好笑,想外人看老虞,还真弄不清他啥本事呢。忽听街上有两个人议论起纪大庆之死,“纪大庆死了,到现在也没破案,到底谁杀的呢?”“我要知道谁杀的,我也当警察了,估计里面有个女人。”“女人,是谁?”“现在象当官的,尤其管钱管人的,哪个不是家外有家啊,听说他老婆去外地陪读前,就闹过,说纪大庆有相好的,却也拿不出证据。”
小葛脑中一闪,急忙回到宿舍,拿出几份电话记录比对,发现纪大庆做事特别有规律,给外地的媳妇打电话总是在晚上九点三十分,最大误差也前后没超过五分钟,不过有时是用家里电话,有时用手机,有时用办公室电话,他又想起勘察现场时觉得有个奇怪的现象,就是房间里一切特别整齐,很多物品常期没有使用了,好象不经常住人的样子,那么他在老婆女儿不在家的时间都会住哪里呢?从时间上分析,九点三十如果在家中,再出去的可能性就不大了,那么其他时间呢,是否不在家住呢?如果不在家,是否就有个女人呢?
他汇报了自己的分析,队长让大傅带他再去询问一下最近纪大庆的行踪,至于是否有情人,一定要实事求是,别弄出满城风雨。
同事和朋友都说纪大庆的生活作风没有问题,小葛旁敲侧击地打探纪大庆与什么人工作联系多,小葛认为或许有个三十岁左右的漂亮女人出现,居然真让他遇上了。
是纪大庆兼任指挥的市区“三化”(绿化、美化、亮化)工程指挥部的出纳员小曾,出色的美丽中带着些高傲,身上的衣服、首饰透着些许高贵。
她的爱人只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她做为一个出纳员的收入也不高,她身上的穿戴与她的收入严重不相称,当就这个问题他们问她时,她刚开始坚持是个人隐私,不能告诉别人。当大傅说要立案调查后,她才在他俩保证不泄密之后,说自己有个大款的情人,是他送的。但不肯承认情人就是纪大庆。
赵队长亲自出马,她才被迫承认她的情人就是纪大庆,送钱送东西给虚荣的她,她才置办起这一身行头。出事那天,她却与邻居玩牌了一个通宵,那一天与纪大庆没有联系,她没有做案时间,也说不出什么线索。问她,纪大庆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她说是发包工程时,有的老板为了联络感情送他的,他瞒着老婆,都给了她。问她,别人还送什么给纪大庆了,她说,应该没什么了。一切发包工程都是政府通过招投标进行的,阳光采购,不可能有贿赂空间。
赵队长觉得只有这一条有价值的线索,不应放过,请示局长。局长请示了市委,说可以检查纪大庆和小曾的财务情况,但只限于与案件有关的,不可节外生枝。
请来了经侦支队的同志来协助,小葛尽管不明白财务,抱着学习的态度,也翻了翻帐本,才明白市区“三化”工程指挥部的总指挥是市长,副总指挥是两名副市长,纪大庆只是第四把手,所以各种支出、报销的单据上,都是总指挥、副总指挥签了字后,才由纪大庆签字核拨或报销,他说了算的,只是一些指挥部自身的费用,相对于整个工程以十亿计的资金流量,是小钱了,但每年也是百万之巨。小葛头一次看到这么大资金的帐本,不仅对为城市管理一系列大手笔建设的人物生出几许敬意,知道就是这些帐本上的数字,化做了提升城市品位,描绘市区新蓝图的行动。
这些票据大都合乎财务制度,但也有几笔属于明显超支,配置的汽车过于豪华,吃饭的场所过于奢侈,出差补助的标准太高,但经侦大队的同志也知道现在的形势都是这样,不揣兜的腐败不归公安局管,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批评,也就结束了,结论是纪大庆和小曾没有贪污或挪用公款的行为。
即使经侦大队有结论,刑警大队也没有停止调查,发现小曾的住房很是宽绰,装修也都非常高档,再去问她,她说是丈夫开出租车和自己工资多年攒的钱购房装修。赵队长又查纪大庆的资产,发现也有几幢新建高级楼房有人说是他的,但没有办理房产证和土地证,相关的亲属和开发商也支支吾吾,语焉不详。局长下令,不要在追查死者,做死人的文章,要把重点放在凶手身上。
但凶手似乎是突然冒出来,又突然消失一样,纪大庆熟悉的人也一个一排查,或者是有作案时间,但根本不可能有作案动机,或者可能有作案动机,但又根本没有作案时间。
三个月过去了,本来铁定应该由纪大庆当的副市长也因他的死亡,被另一位不是市长助理的第二名后备人选的局长代替了,巧的是他也在市政工程局做过科长,不过是在纪大庆到任之前,那时还是老局长,现在的市长在那里工作。失去靠山的出纳员小曾在纪大庆死后,也被提拔为指挥部的财务部经理。只有案件的进展停滞不前,全队除了事不关己的老虞,都是绞尽脑汁地琢磨,分析,甚至关起门来做了许多大胆的假想,但没有一个能让其他人信服,讨论案情成了双方辩论会。
又三个月过去了,“纪大庆被杀案”没有进展,忽然从B省公安厅传来一份通报,他们抓住了两名持械行凶者,据他们自己交代半年前曾在外地杀害过一个叫纪大庆的人。公安局长听到后,马上让赵队长带人过去参与审讯并录口供。赵队长叫上了经验丰富的大傅和年轻能干的小葛,一同来到B省。
在看守所的审讯室,赵队长他们终于见到找寻了半年之久的人。
这两个人并不剽悍,一个三十四五岁的样子,表情很木然,身高在一米七左右;另一个二十岁,还显得稚嫩,但同时也带着凶残,个头也就一米六。
B省公安厅的同志已经把最难做的工作都完成了,所以对于赵队长他们的讯问是回答清楚,不藏不掖。
他们早就侦察好了纪大庆家的环境,那天看到他回家,在准备睡觉的时候,夜里十一点,用事先配好的钥匙打开楼门,打开房门,纪大庆没有任何发觉时,小个子一刀就已经刺倒了他。
然后他们坐事先买好的夜里火车的车票,到了B省,再没回来。
行凶的弹簧刀,是在附近旅游景点的商店买的,很常见的旅游纪念品,一天能卖几十把,摊主很难记得有那些买主的样子。
钥匙不是他们自己配的,是雇主给他们的。雇主他们也是认识的,是市里最大的建筑企业宇宙集团下属酒店-宇宙大饭店的保安部经理,叫小武,小武为什么杀纪大庆他们不知道,根据“道儿”上的规矩也没问,收了人钱就为人消灾。
怎么认识小武?也很简单,“道儿”上的兄弟早就熟悉,也忘了是怎么认识的,小武是跟“柴木匠”柴哥混的,以前也在一起喝过酒玩过。有一天小武找到他们,说有一宗“活儿”要干,当时只说要杀人,他们同意了,并讲好了价钱。
然后他们在几天后到了宇宙大饭店时,才告诉他们杀的人叫纪大庆,住在什么地方,给了他们钥匙,他俩当天白天就去探路,纪大庆住的楼是新楼,住户还没有搬全,有的正在装修,出出入入的工人特别多,他俩上下楼没有人注意他们。
夜里去杀人也非常顺利,没有碰到任何人。至于可能是什么人主使小武找他们,他们不清楚,但认为“柴哥”应该知道,柴哥是宇宙集团的董事长,以前是木匠出身,后来当包工头,又自己搞房屋开发,最后做成了全市第一大企业集团,市里的大项目工程几乎都被他们包了,因为其他同类企业没有实力与他们竞争抗衡。“柴木匠”也是“道儿”上鼎鼎有名的一号人物。
讯问完凶手后,赵队长决定马上回市里,抓住关键人物小武,从他身上打开突破口,于是向局长做了汇报,要求立即逮捕或控制住小武。
他们无心去看B省的风光,做最早的火车返回,因为经费不够,不是紧急情况,飞机是不允许坐的。
下了火车,他们直接到公安局,却得到个不幸的消息。小武在准备控制他的那一天离奇地逃走了,至今下落不明,已经发出协查通报。
小葛又获得个新任务,却是老路数,查清小武的通话记录。由于与案发时间间隔太远,已经无法调取当时的通话记录,但逃走前的记录是全的。
大都是与酒店内部职工或和客户联系的,没有价值,但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在他逃走的当天来了四个电话,小葛特别吃惊,告诉了赵队长。赵队长一再叮嘱他保密,又汇报到局长那里。局长也叮嘱他们保密,汇报给了市长。市长也是嘱咐局长保密,待领导研究后决定下一步行动。

共 910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简单的”案件》这篇以一桩凶杀案的侦破过程为主线的小说,道尽了现实社会当中权钱勾结、官匪勾结、官商勾结的现实,读罢让人触目惊心,发人深思。市长助理兼市政工程局局长纪大庆被人暗杀,刑警们经过几个月的精密侦破,终于将凶手抓获归案,可是当发觉背后的端倪之后,案件被市委叫停,草草结案之后论功行赏。小葛作为一名刑警队的新手,经验不足,不谙世事,他一直期望案情继续追查下去,就在小葛拿着奖金心里不安的时候,他与平时无所事事的老刑警老虞的一场酒,没料到老虞对整个案情了如指掌。从而揭出了纪大庆被杀的背后隐藏着惊天的阴谋和秘密。同时也表达出老虞这个一身正气,秉公执法着被长期排除在外,赋闲在工作岗位上的真正原因以及面对那些手握重权,徇私枉法者的无奈与愤恨。小说巧妙地揭露了官场勾心斗角、利欲熏心的弄权者的丑恶嘴脸,反映出官场之中,相互勾结,互相利用,为获取名利不惜一切手段所犯下的罪恶,小说发人深思,批判手法微妙婉转,人物刻画鲜明,语言朴实老道,不愧为一篇小说佳作。感谢作者赐稿,推荐阅读,【山水神韵编辑:九井居士】【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7150009】
1 楼 文友: 2015-07-14 05:04:19 小说一波三折,跌宕起伏,人物刻画鲜明,具有很强的批判性,可读性强,问好作者! 走进柳湖,走进生活,沉浸在梦境之中。恬淡安静,关注民生,品味社会,让灵感插上翅膀。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7-14 09:49:05 谢谢九井老师支持。拉拉裤尺寸怎么选择
小儿大便干
小儿流鼻血
小孩口舌生疮
分享到: